虞藻无法冷静,他焦急地在原地转了两圈,像一只迷路的小蚂蚁。

怎么办?怎么办!兄长绝对不能有事。

如今,裴雪重才是北凉王身边最得力的干将,虽裴忌才能毫不逊色,但一直掌握实权的,是裴雪重。

而裴忌为了藏拙,更为了削弱北凉王府的风头,自愿做一些无关紧要的杂活儿。

若裴雪重当真出了意外……

0926道:【裴雪重没死。】

关键时刻,剧透提醒戛然而止,后续也说得棱模两可,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,裴雪重没死。

没有说明究竟是什么圈套,也没有说明细作是谁、幕后主使又是谁,只说了裴雪重会在此次剿匪之行身受重伤,从此落下病根。

虞藻正急得团团转,门外传来通报声。

他蓦地偏头望去,在一众侍从的簇拥中,一个如墨般深沉的修长身影,缓缓朝他走了过来。

“脸色怎这么难看?”

夜晚下了些毛毛细雨,最近总是多雨,裴忌身上无法幸免地沾上许些水汽。

他想伸手抚摸幼弟的额头,却担心会冰到幼弟,于是作罢,将手收回。

“哥哥。”虞藻看了眼裴忌身后的人,他顾不上太多,搂住裴忌的胳膊,将裴忌往寝殿里拽。

二人一同回了寝殿,虞藻将门紧紧关闭,又上了栓。

他这警惕又小心的样子实在少见,好像被提起耳朵的兔子。

裴忌这么想着,在虞藻转过身的那一瞬间,伸手将他拥入怀中。

“有何事发生?”他以指尖轻点幼弟的额头,“如此焦急。”

虞藻抱住裴忌的腰,仰面严肃道:“大哥去剿匪了对不对?他身边有细作,好像是山匪派来的细作,他们还在大哥扎营的附近埋下炸药,又刻意设下圈套,想要里应外合……”

虞藻说着说着,忽的抿紧唇瓣。

裴忌看他的眼神异常晦涩幽深,夹带几分望不清的复杂之色。

他这才意识到,他这番言语在裴忌耳中,有多么离奇古怪。

虞藻从不过问朝堂之事,也对兄长的公务提不起兴致。

这些内幕消息,还是有关细作的消息,他是从何得知?若是有人相告,那这个人是谁?目的为何?

章节目录